高校擴招能解決“技工荒”嗎

來源:澎湃新聞點擊:2019-08-27 17:10:58收藏本文當前位置:高考熱訊 > 高考熱訊 > 正文

  二十年來的高等教育擴招,其成效是有目共睹的。普通高中升學率從1998年的46.1%躍至2016年的94.5%,大學教育從精英化邁入大衆化的軌道。高職教育借此東風也得到快速的發展。高職學校由1998年的近百所猛增至2017年的1254所,高職(專科)院校招生351萬人,占普通本專科招生總人數的47%(中國教育統計年鑒1998年、2017年),已經占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可是,我們也看到,雖然高職的培養方向是爲一線服務的高層次管理、技術人才,但是擴招並沒有很好地填補中國技術工人的缺口。據全國總工會報道,2017年我國的産業工人隊伍中高級技工占比僅爲5%,與發達國家40%以上的數據相差甚遠。因此,我們不禁要問,爲何高職擴招二十年卻沒能解決技工荒的問題?

  高職的政策變遷:從規模擴張到質量提升

  高職發展的二十年,經曆了規模擴張和內涵建設兩個階段,但是在技術工人的培養方面,仍存在不足。

  高職院校的前身是改革開放之初設立的短期職業大學。1978年,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指出,應考慮擴大農業中學、各種中專、技校的比例,標志職業教育開始“恢複”。1980年發布的《關于中等教育機構改革的報告》,強調“改革中等教育結構,發展職業技術教育”;1982年國家把發展職業教育寫入憲法。1985年《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強調“發展職業技術教育要以中等職業技術教育爲重點…逐步建立一個從初級到高級、行業配套、結構合理又能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職業技術教育體系”。,這意味著計劃經濟時期所推行的“教育與生産勞動相結合”的方針被否定,職業教育回到制度化、正規化的發展體系之下。面向精英的普通教育與面向工農子弟的職業教育開始分立並行發展。當時,盡管中等職業技術教育是主導方向,國家也在1980年代初推動短期職業大學的建立,這些學校實行“走讀、收費、短學制、職業性、不包分配”,與普通高校區別開來。

  1999年,教育部發布《關于做好1999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大規模安排10萬人專門用于高職教育的招生,高職從此進入規模擴張階段。當時,在亞洲金融危機和國企下崗的背景下,國家爲了緩解就業壓力采取高校擴招的政策。另外,國家開始考慮把教育作爲一個産業納入國民經濟的鏈條之中,刺激居民使用儲蓄存款,拉動內需。當時的擴招采取的是“三不一高”的政策,也就是畢業生不包分配,不再使用就業派遣報到證,國家不再統一印制畢業證書內芯,以學生繳費爲主。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鑒1998、2006年,高職院校的數量從1998年的101所,飙升到2006年的981所。

  可是,高職招生的量變未必直接帶來質變。2004年,“民工荒”開始席卷沿海地區,其背後實質是技術工人的短缺。從2006年開始,教育部推動高職教育從規模發展轉向內涵建設,將就業率及就業質量作爲衡量高職院校績效的主要指標,遴選百所國家示範性和骨幹院校。另外,爲了加強高職的“職業性”和“應用性”,2011年,教育部將高職高專處從原來的高等教育規劃司劃歸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

  技術人才培養的瓶頸

  但是,這小部分的示範單位難以拉動多數院校的發展,主要受制于經費這一長期薄弱環節、人才培養重白領輕藍領的導向,以及理論與生産實踐的脫節。

  經費短缺

  高職院校經費投入結構中,財政性教育經費與學費占比接近9成,其中,公共財政投入比重超過5成。2014年,中央政府發布《關于建立完善以改革和績效爲導向的生均撥款制度 加快發展現代高等職業教育的意見》,要求2017年全國各地高職院校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應當不低于1.2萬元。當年,教育部在全國開展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情況專項調研,發現大部分地區高職生均撥款只相當于普通本科高校的50%左右,但事實上辦好職業教育需要有大量的實驗實訓設備、教師培訓和校企合作等方面的資金投入,其辦學成本遠高于普通教育。截至2016年,地市屬公辦高職院校未達標的比例達到38%,行業(企業)屬公辦院校未達標的比例達到67%。

  許多中西部的地方高職只能通過負債來發展。據我們了解,位于中西部地區如蘭州的一些高職院校負債上億,已經嚴重影響到圖書館等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及學生管理和活動經費,只能通過瘋狂擴招收學費來彌補缺口。近年來媒體曝光一些職業學校的違規事件,蘭州、雲渝和四川宜賓等地的職校,成爲“輸送學生工”的包工頭,以實習的名義把學生輸送到沿海地區的工廠做廉價勞動力。盡管2016年頒布的《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已表明,實習崗位應符合專業培養目標要求,與學生所學專業對口或相近,以及頂崗實習原則上不低于本單位相同崗位試用期工資標准的80%。可是由于學校經費不足以及利益的驅使,不少職校毅然罔顧法律,铤而走險。

  重白領輕藍領

  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進入“新常態”的發展階段,但高職擴招的勢頭不減, 據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4、2017年,高職(專科)畢業生人數從2014年的318萬增至2017年的352萬。可是,這些畢業生在制造業就業的比例卻呈下降趨勢, 從2013屆的28.3%下降到了2017 屆的21.1%。這無疑使結構性失業問題——“白領”過剩、技工緊缺的比例失衡更加嚴峻。據報道,2018年陝西有152所高職院校理工類招生零投檔。其實,這個問題早已在1999年的擴招潮中浮出水面,當時各地高職院校增幅最大的專業,主要是管理學、經濟學、教育學等辦學成本較低的專業。

  “中國制造2025 ”發布之後,高職院校的工業機器人專業呈井噴式發展,見下表:

  可是,簡單的新專業開設並沒有解決“技工荒”的問題。我們調研發現,貴州省在2015成爲全國大數據中心後,當地高職院校也跟風開設相關專業課程。如某民辦高職在2017年開設了大數據、智能産品開發和工業機器人應用等專業。每個專業計劃招50人,結果只收了不到10名學生。由于機器人專業實訓設備投資大,到目前爲止,學生已經結束兩年的學習,實訓室還在規劃中。而貴州是個農業大省,農業占GDP14.6%,遠高于全國7.5%的水平。可是學校的農口專業卻吸引不到學生,不得不被取消。

  受“應試教育”思想的主導,職校常常被標簽爲“差生集中營”、“混日子”場所。可是許多高職學生並不認爲他們比本科生差。比如,小明,一名在陝西某高職學校讀機械制造與自動化專業的學生,這樣說道:

  “其實啊,考學嘛,就像坐火車一樣,可能一本的學生是坐臥鋪,二本的學生坐軟臥,三本的學生坐硬座,可能專科學生是站票,但是啊,終點是一樣的,只不過是過程不一樣。”

  小俞在蘭州學習電子商務專業,強調職校生比本科生有更強的動手能力:

  “我們的老師說學汽修的一個本科生,他安一個發動機安不上,一個中專生過去直接就給它安上了……一個本科生和一個專科生同時去找工作的話,公司要什麽東西,我(專科生)可以立馬做出來,他(本科生)得去翻書……”

  雖然目前高職學生需要考取高級技工證甚至技師證,但是這些證書的社會認可度不高,也沒有與工資挂鈎,所以優秀的學生大多希望走困難的專升本的道路。

  社會上“重白領輕藍領”的思想也影響著學生的學習導向,比較明顯的是學技術爲了不當工人的傾向。因爲大部分職校生是二代農民工,不想重蹈父輩的道路。小鋒高考考砸了,本來決定不繼續升學。暑假第一次離開老家甘肅,到母親之前打工的深圳電子廠工作。他覺得這個經曆給他帶來很大的沖擊:

  “感覺太累了,真的跟馬達一樣,你一天都得動,然後就沒有思想,因爲他不需要你去想什麽東西,就一直反反複複的,每天早上7點鍾到晚上7點鍾,中午休息一個小時吃飯。特別辛苦,因爲工作是要一直站的,是流水線。”

  後來,他選了電子商務專業,覺得這個專業不用下工廠。“怎麽說呢,我不想以後的生活一直是那個樣子。”

  對于一些已經在制造業大類專業讀書的學生來說,當白領也是他們的首選。小彭, 陝西某職校機械制造與自動化的大三學生,夢想著畢業後進設計部門,而不是進車間,以“完成一個藍領到白領的升級”。

  理論與生産實踐脫節

  對藍領工作的輕視會影響到對生産工藝的技能培養。目前,職業教育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理論與實踐的脫節。而要實現“中國制造2025”先進制造業的目標,除了需要掌握理論知識、主攻研發的科技人才,更需要紮根車間一線、具備豐富技能經驗的技術工人。只有這樣,制造業才能逐步完成核心零部件、先進基礎工藝、關鍵基礎材料和産業技術基礎方面(“工業四基”)的突破。

  生産工藝的開發需要有多年車間生産實踐的技術工人完成。現在不少高職院校已經開設了與先進制造業相關的專業。以工業機器人專業爲例,在位于發達地區、得到更多財政支持的高職院校,學校已經注意到實訓室應模擬車間的實際生産場景,不能僅僅購置幾台機器人,必須要配備工作站。但是,一個工作站動辄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一個系一般僅可能負擔一個工作站。

  我們觀察到,2015年以後,不僅工業機器人的專業井噴,各院校參加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的勢頭也高漲,並且出現産業化的趨勢,設備供應商進入組委會,成爲承辦方。這一現象導致的後果就是,學校爲了拼名次,必須購買比賽專用的工作站。但是其競賽導向不利于培養學生生産工藝方面的技能。工業機器人大賽的工作站主要任務是碼垛和分揀,培養的是學生的編程邏輯思維,但是焊接、打磨和抛光等技能,是學生無法通過該工作站學習到的。

  廣東某機器人培訓學院,一直嘗試與職校合作,把生産工藝的培養融入到實訓當中,其負責人提到:“雖然學校組織師生團隊參加一些機器人競賽,但是都只是用電腦建模仿真,不是真正的應用,所以就算拿了第一名,學生還是掌握不了真正的工藝。”隨後,他以打磨的工藝爲例,說道:

  “院校教學,不需要節拍,但是我們給終端客戶做,第一要求節拍,新砂輪的切削力大,所以剛開 始轉速要慢一點。到後面磨了20個、100個産品之後,切削力就不足了,靠什麽彌補呢?必須提高節拍,加轉速。這裏面牽涉到的東西太多了。要想把打磨的東西徹底搞明白,並非一兩個月 能全部搞定的。”

  結語

  “中國制造2025”計劃推動著産業升級與先進制造,但是技術工人的短缺已公認將成爲升級的瓶頸。高職的擴招,雖然經曆了規模擴張和內涵建設兩個階段,卻面臨經費短缺、重白領輕藍領及理論與生産工藝脫節的矛盾,難以擔起培養技術工人的重任。

  爲了改善高職院校的技能培養體系,本文建議:第一,中央增加對高職的資金投入,尤其是在購買實訓設備方面。具體做法可以效仿社保中央調劑金制度,讓沿海勞動力“收益”省份承擔內地“做貢獻”省份的人才培養支出;第二,消除高職與普高院校錄取分數線的差異,使它們真正成爲兩個平行的教育體系,幫助職業學校去汙名化。對選擇制造業大類的學生實行獎學金或學費減免制度,以吸引更多優秀畢業生從事制造業的工作;第三,加強學生實習的立法管理,要求大中型企業建立現代學徒制,使實習生免于淪爲廉價勞工。技能競賽避免流程化和産業化,要重視培養學生的生産工藝技能。

  只有樹立“勞動光榮”、“勞動創造價值”的思想,技術工人才能真正得到社會的認可。

  (黃瑜系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後,陳芷楠系香港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助理)

  實習編輯:吳振莉

免責聲明

以上內容來自網絡,本站轉載本文的目的在于宣傳和傳遞更多信息,以上內容並不代表本站觀點,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涉及到相關政策請以原文內容爲准,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來源鏈接:http://edu.sina.com.cn/gaokao/2019-08-27/doc-ihytcern3842363.shtml

上一篇:“指尖上”的網絡迎新 大學各有各的“招”

下一篇:“同學你是哪兒人啊?” 新同學見面防尬聊指南